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作品展示 > 作品展示

隐痛

2017-8-1 11:29:35

              龚良红

老头子梅仁倌今年的运气可真不一般啊!用当地的话说那就是——霉得起冬瓜灰!
    开年的时候,梅老头出去挑水,走的时候还好好的,可等到他回来,老伴已经躺在灶台后面,口眼歪斜,不省人事了。
   “豆花,快点,你妈晕倒了,快来啊!快来啦……”老头扯着喉咙喊啊喊,喊了好久,却听到隔壁的麻将声没有丝毫减弱。
    儿子梅祖建出去打工了,白白胖胖的儿媳妇嫩豆花每天的工作就是邀约三个女人将麻将事业进行到底。
    其实梅老头也知道媳妇是一分钱都用心口板板粘的人,怎么会轻易出钱抢救与自己无血缘关系的婆婆妈呢?
    梅老头抖抖索索地从贴身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布包,三步两步来到隔壁:“豆花,这是我跟你妈这些年攒下的九千块钱,求你把你妈送到医院去吧!”说时迟那时快,嫩豆花屁股底下像安了弹簧一般,腾地窜起来,老鹰抓小鸡似的抓住小布包:“不忙嘛!我打完这圈就送老太婆去……”
    梅老头跌跌撞撞地回到老伴床前,一摸老伴的手,冰凉的,再一摸,嗬,她的全身都像冷水浇透了似的。他手忙脚乱地捂啊捂,怎么也捂不热。

老太婆那瘦骨嶙峋的身子突然抽搐起来,剧烈地抖动,像筛糠一般。梅老头好怕:“豆花,快,你妈不行了,快!”

“急什么,我给你儿子打过电话了,他说明天就回来了!”豆花仍然十分专注地运作她的牌局。

老太婆似乎听到了什么,眼一翻,两脚一蹬,右手突然抬起,用力向空中一抓,好像拼命想抓住什么,片刻却又无力地垂下!
   “豆花,快,你妈走了!”老头嘶声叫喊着。

“走了就走了嘛!惊风活扯的!”

就在梅大娘的葬礼上,梅老头总算见到了外出挣钱的儿子,还有媳妇那久违的笑脸。
    可是嫩豆花的笑容并没有持续多久,梅家屋里又传出了骂声:“你咋不也像老太婆那样快点死哦!鬼老头!老不死的!”

带着对老伴的愧疚和思念,梅老头天天去打理家里的几亩薄地。前不久,老头看到地边上一棵树的枝丫遮住了庄稼的阳光,就想把它休整一下,顺便帮家里弄点柴禾烧锅。
    当老头子干得正起劲的时候,怎料一脚踩空,单薄的身子就像破口袋一般重重地摔在地上。过了好久,老头才醒转过来,脚却是一触地就撕心裂肺地疼,可能是断了吧!幸亏邻居把梅老头送回家了,可是媳妇嫩豆花心疼钱,横竖不给医治。可怜那梅老头躺在板床上,龇牙咧嘴地叫唤了大半个月,到底不疼了,可惜成了废物,下地挪动一两步都像在表演走钢丝,摇摇摆摆的。
    嫩豆花盘算着,家里喂猪的玉米棒子不是绿色食品吗,高级得很,关键是还省钱。于是两个玉米面窝头摆在了梅老头的床前:“爹,快吃!纯天然的,绿色食品!”
    以后每天,儿媳妇都给梅老头端来“绿色食品”,要老头啃。可是光啃“绿色食品”没有蔬菜,老头吞不下去。只好央求媳妇:“豆花啊!你就给我吃点低级的吧!好不,就我种的蔬菜就好了!”
    嫩豆花听了,斜着眼睛笑了。笑够了才不紧不慢地说:“科学家说啦,窝头是绿色食品,有利康复外带减肥,吞不下去嘛好办嘛!咬牙坚持。坚持就是胜利!”说完,那斜斜的小眼睛闪出晶亮的光。
    梅老头总算坚持了一个月,这下好了:见到窝头就哆嗦。眼瞅着儿媳吃鱼吃肉,他厚着脸皮求道:“豆花啊!我吃个鸡蛋行不?就一个!”
    嫩豆花的脸拉长了:“吃鸡蛋?我的妈呦!你不要康复啦!吃绿色食品对你有好处!”
    可是隔不了多久,梅老头又向儿媳提出想吃肉。这回儿媳不光是拉长了脸,还咬牙切齿地说:“你要想死,就早点到地下陪你那老太婆去吧,吃肉,去死吧!”
    梅老头哑巴了,他明白,儿媳的拳头痒痒了。去年过年,他就是有句话没有说好,儿媳当着儿子的面将拳头抢先打过来,疼了好几天。哎!算了,窝头虽然难得吞,也总比拳头打在脸上好受点。
    怕吃拳头就得吃“绿色食品”。吃了那么久却没有一点康复的感觉,不过减肥倒是灵得很,老头变得骨瘦如柴了,一阵风都能把他吹上天去。
    儿子总算回来了。老实巴交的梅祖建看到爹如此,有些不忍心,只好低声下气地对豆花说:“老婆,你能给我爹吃好点啵?”

“好点?”嫩豆花吼道,“你没看见啊,老家伙榨不出油了,我们还养着,不是赔钱的货吗?以前拿饭喂他,是图他能干活!”

梅祖建站起来想说什么,却见老婆瞪得滚圆的眼珠:“只要你敢给老家伙吃好的,老娘马上和你离婚!”
    老婆喊出的“离婚”两个字,重如泰山,一下子就把梅祖建压趴下了。他明白了:要老婆就甭管爹,要爹就甭要老婆!
    嫩豆花知道自己胜利了,她笑了,眼里的晶光淡了些,她扭着腰,伸出手将老公拉过来,还搔着老实汉子的咯吱窝,弄得床吱吱呀呀乱响。
    这时,梅老头又喊起来:“水……水……水……”
    喊声突然停住了,因为他转念一想:久别胜新婚,儿子媳妇哪有空闲工夫给我送水啊,我真是糊涂了,还是自爱点,别给儿子媳妇添乱了吧!

梅老头如此自我安慰,觉得心里倒是稍微稳实了些。